背景:
阅读新闻

我同曹子建和千年阿胶的邂逅

[日期:2018-09-04] 来源:领导科学报  作者:冯 东 [字体: ]
  读万卷书,可以与古人对话论道;行万里路,可以与自然交融体悟。那如何既读书又行路呢?
  有人说,一个地方的历史,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关键在于体悟之人如何听、如何想、如何解读。过去,我一直困惑不解。当真正走进了中国阿胶之乡——山东省东阿县之后,我才豁然开朗……
  人在世间行走,或许不能留下印记,茫茫人海,大多都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但地名却能长流久远。地名,是一个不能流动却能识别地域的坐标,是一种记忆历史、寻觅踪迹、凭吊往昔的符号,是人们进行社会活动交往的工具,也是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的文化宝藏。
  有人说,东阿阿胶成就了东阿县。东阿阿胶的名气太大了,让名不经传的东阿县声名远扬。当然,东阿县不仅仅有东阿阿胶,而且还有曹植的足迹。
  《尔雅》曰:“大陵曰阿。”战国时期,这里地处齐赵两国边境,境内有大清河流经入海,河曲形成大陵。因此这里就叫东阿。曹操的第三个儿子才高八斗的曹植,曾被分封于此,忧郁而逝,遵照遗愿,将其葬于东阿鱼山,尊称东阿王。鱼山是鲁西黄河北岸最高的山,一代文豪曹子建长眠此处。王士祯、赵执信等历史名人来此凭吊,站到这位风流倜傥、出口成章、英年早逝的才子墓前,溯古追今,感慨颇多。
  曹子建早年写下过“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字里行间透露渴望报国杀敌,建功立业,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当他备受冷落之后,作《洛神赋》:“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文辞华丽而不浮躁,清新之气四溢,压抑苦闷若隐若现,生活的理想与现实的不幸构成强烈的冲突。后人读之,无不感慨万千。这篇文章也被后世称为曹植最著名的诗篇。
  《法苑珠林》记载:“王(曹植)尝游鱼山,忽闻空中梵天之响,清雅哀婉,其声动心,独听良久。乃摹其声节,写为梵呗,撰文制音,传为后式。”原来,曹植是佛教梵呗乐的创始人。鱼山每年有日本和尚来朝拜曹植,在此追思曹植为创作梵呗音乐所做的贡献。
  东阿阿胶旅游景区也是不得不去的旅游之地。它是集旅游观光、生产体验、休闲养生、影视拍摄、文化传承于一体的综合旅游景区,主要由东阿黑毛驴繁育中心、东阿阿胶城、东阿药王山、中国阿胶博物馆和阿胶生物科技园组成。在这里,历史与现实,科技与传统,文化与山水,相互交融,融为一体。我仿佛穿越了历史的时空,探秘了阿胶的前世今生;领略气势恢宏、胶香弥漫的现代化中药生产情景,体验着现代科研技术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无穷乐趣;饱览那包罗万象的中国阿胶博物馆,重温那不为岁月所掩盖的养生智慧;走进养生阿胶城,实现百年穿越,时光荏苒中,一段段养生记忆历久弥新;走在石板路上,怀想影视剧中角色的悲喜离合;再哼一曲小毛驴民谣,与呆萌可爱的毛驴们来了一次亲密接触吧! 
  不是说前生五百次的凝眸,换今生一次的擦肩吗?不是有“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的经典对话吗?我们穿越历史隧道,寻寻觅觅阿胶的三千年繁华浮沉,探寻追溯阿胶的前世今缘……
  作为滋补国宝的阿胶,形呈方、质上乘,色如琥珀,历经岁月更替,却代代相传,非但没有被历史淹没,反而在中医药文化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在现代社会更是备受推崇,书写着华夏文明的博大精深,传递着中药文化的精气真髓。
  阿胶之名,最早记载于中医四大经典著作之一的《神农本草经》。南朝梁著名医药家陶弘景在《名医别录》记载:“阿胶,微温,无毒。主丈夫少腹痛,虚劳羸瘦,阴气不足,脚酸不能久立,养脚气。生东平郡(今山东省东平县),煮牛皮作之。出东阿。”北宋中期宰相药物学家苏颂在《本草图经》写道:“阿胶,出东平郡。煮牛皮作之,出东阿(今山东省东阿县),故名阿胶。今郓州皆能作之,以阿县城北井水煮为真。造之,用阿井水煎乌驴皮,如常煎胶法。其井官禁,其阿极难得,都下货者甚多,恐非真。寻方书所说:所以胜诸胶者,大抵以驴皮得阿井水乃其耳……又今时方家用黄明胶多是牛皮。《本经》阿胶亦用牛皮,是二皮亦通用。然今牛皮胶制作不甚精,但以胶物者,不堪药用之。”
  明代著名医药学家李时珍,这位被后世誉为医圣的“文林郎”在《本草纲目》中云:“凡造诸胶,自十月至二三月,用挲牛、水牛、驴皮者为上,猪、马、骡、驼皮者次之……大抵古方所用多为牛皮,后世乃贵驴皮。”驴皮胶最早见于唐代中药学家陈藏器在《本草拾遗》中曰:“阿胶,阿井水煮成胶,人间用者多非真也。凡胶俱疗风,止泻,补虚。驴皮胶主风为最。”据此可知,古时的阿胶是以牛皮煮制的,用驴皮制作阿胶乃在牛皮制作阿胶之后。在唐代,阿胶、黄明胶和驴皮胶三种胶的名称是通用的,但主要以黄明胶(牛皮制作)为主。直至11世纪的《博济方》才始见“真阿胶”之名。黄明胶一名则始载于唐代医学家孟诜《食疗本草》。在唐代医家《药性论》中亦云:“白胶,又名黄明胶。能主男子肾脏气衰虚,劳损。妇人服之,令有子,能安胎去冷,治漏下赤白,主吐血。”是指今之鹿角胶而言。明代医家卢之颐在《本草乘雅半偈》中道:“阿胶。煮法,必取乌驴皮……设用牛皮,乃黄胶。”清代著名医学家黄宫绣在《本草求真》曾经记载:“阿胶专入肝,兼入肺肾心……牛胶功与阿胶相似。补虚用牛皮胶,去风用驴皮胶。”
  晋唐时期“岁常煮胶以贡天府”,又称贡胶;昔谓以山东东阿阿井之水熬制而成,故传统有阿胶之名。李时珍在《本草纲目》曾载:“阿胶,本经上品。弘景曰:‘出东阿,故名阿胶’”。被誉为“中国整部科学史中最卓越的人物”的北宋政治家、科学家沈括在《梦溪笔谈》中写道:“阿井水,性趋下,清且重。取井水煮胶,谓之阿胶”。阿胶,现代药典为“阿胶”定其名,概其意,“以马科动物驴的皮经煎煮、浓缩制成的固体胶”。与人参、鹿茸并称“滋补三大宝”之一的阿胶,因滋阴补血,延年益寿而闻名天下,至今已有三千年的历史,也让其源远流长。
  阿胶从古至今始终倍受人们的青睐,皆因其功效广泛,功能卓著,同时又药食两用,治病滋补皆宜。阿胶已经由皇家贡品走进寻常百姓家,成为养生保健的必需品。
  十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参加了东阿阿胶“有奖征文”活动,应该说,我与她——东阿阿胶亲密接触了。“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你也在这里吗?’借用张爱玲《爱》的一句经典名言,我认识了东阿阿胶,我触摸了阿胶文化。除了敬畏,除了景仰,除了虔诚,我没有其他话语。
  没有想到我的征文作品会获奖,更没有想到公司会邀请我参加首届滋补文化之旅活动。东阿阿胶、复方阿胶浆生产线的参观,让我们对公司的产品更加信任,让我们对公司的质量更加放心;曹植公园的参观,让我们领略了阿胶井风采、了解了公司对企业文化的拓展延伸,影视基地的兴建,可以让阿胶文化发扬光大。全国人大代表、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阿阿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阿胶行业顶层设计师秦玉峰先生等东阿阿胶人把阿胶产业当成事业来做,当成中国传统文化、中医药文化的继承、创新和发展,让老祖宗留下的瑰宝得以走出亚洲、走向世界,让老祖宗留下的瑰宝继续服务人民、为国争光。我要向辛勤的阿胶人说一声:“谢谢阿胶,让我健康,谢谢东阿阿胶人,让国宝争光!”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曹子建和我邂逅了,他同我有一段关于千年阿胶的对话……  
(作者单位:中共山东省委老干部局省关工办)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垚一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