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数不尽的嘉禾烟雨 说不完的吴越春秋

[日期:2018-10-31] 来源:领导科学报  作者:游雪 [字体: ]
  儿时,对江南朦朦胧胧的印象来源于一部历史小说《吴越春秋》。依稀记得故事的大致情节:吴王阖闾托梦于夫差,劝其图志、教其兵法,后夫差围剿越王勾践于会稽山。怎料勾践借献西施之计,获得一丝喘息之机,卧薪尝胆终灭吴。
  没想到20多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江南水乡停下了游子的脚步,定居在京杭大运河畔,舟行窗外,枕耳听涛。而今,我眼中的水乡嘉兴是一缕炊烟下青砖黛瓦,一叶古运河上捕鱼扁舟,一抿口齿间粽叶清香,更是一川嘉禾氤氲烟雨。
  从我的房间步行到京杭大运河不过百来米远,运河边是一片娉婷的荷塘。几只翠绿的蜻蜓在田田的荷塘间轻盈地飞过,用扑腾的翅膀轻轻地打破荷池的寂静。晨光洒在荷叶上,荷叶上的露珠星星点点,滚动弹落,错落反射出层层叠叠的阳光。池中的荷花亭亭玉立,清净淡雅,像是倾在湖中的胭脂,又似落在绿叶上的朝霞,仿佛莫奈笔下一幅斑斓的油画。荷塘不远处耸立着一座八边五层的学绣塔。塔身着以杏色为主调,灰瓦粉饰,檐角起翘欲飞,玲珑可爱。每当暮色降临,晚霞四溢,塔身四周彩灯点亮,学绣塔宛如一只振翅的金凤凰。
  相传,春秋时期嘉兴古运河以北的学绣里研习刺绣手艺的女子颇多,刺绣成为当地的一种传统。清代朱彝尊有诗“学绣女儿行水浔,遥看三塔小如针。并头菡萏双飞翼,记取挑丝色浅深”。而西施从越国到吴国途中,途经嘉兴学绣里,曾在此逗留过一段时间,并在此地向当地绣女请教刺绣这门手艺。后人为纪念西施学绣一事,便在古运河畔建起了这座“学绣塔”。兴许是西施轻巧地习得了这精妙的手艺,用一根根丝线,绣出了万般的姹紫嫣红,拴住了吴王夫差的心和魄,也困住了吴国将士的箭和戟。
  沿着运河绿道往北走,运河调皮地拐了一个弯,直奔东去。而映入我眼帘的则是北郊河上一条蔓延数公里的核桃木色栈道,栈道上每隔不远就有当地居民撑起一把把遮阳伞,端坐在伞下悠闲地垂钓,高高低低的遮阳伞犹如栈道上绽放的朵朵秋日菊花。我的右手边隔河相望的是一片水草丰茂的田野,白露虽至,然绿意未减。虽然蜿蜒的河道将它与我相隔两开,每每轻风拂过,对岸芳草湿润的清香扑鼻而来,犹如清润的绿茶入喉,沁人心脾。而我的左手边则是一片稻香袭人的青田。稻叶黄绿相间,稻穗点缀其间,层层穗浪如同波涛翻滚,你追我赶,不断地涌向河边。随风而来的,是那稻田的欢笑,那庄稼人的歌声。
  行至栈道深处,穿过一排排幽静的水杉林,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千年古刹跃然而出,名曰“能仁寺”。“能仁”两字取自梵语“释迦”的意译。释迦意为:能力与仁义的智者。能仁寺始建于南朝时期,距今已有1500多年,而后于历朝间几经翻修。奈何在抗日战争期间毁于战火,1997年在当地政府支持下重新兴建。仅有寺外一颗千年银杏树幸存,得以见证能仁寺千百年来的兴衰起伏。
  步入能仁寺,僧侣们正在行课业,香火袅袅,梵音不绝于耳。寺院里饲养了许多白鸽,它们有的在屋顶沉思,有的在墙角踱步,还有的扑哧振翅在院落里穿行,着实可爱。我安静地坐在禅院的长廊上,眼睛追随屋顶上、墙角下飞来飞去的白鸽,突然地出了神。我虽非信佛之人,却在此禅境中,偷得了心灵片刻的宁静。白鸽象征着纯洁、和平与希望,无论是在露天的城市广场还是基督教教堂亦或是佛教寺院等信仰之地,总能看到人们饲养白鸽。我想,不论是何种信仰的人们,在饲养白鸽之时,必定在心底许下了一个个美好的希望。生活在当今社会,人们总是不同程度地承受着来自生活方方面面的压力,并寄希望于借助外力或是外物逃避这些烦恼。然而却不知无论一个人身处何处,又遭遇了怎样的境遇,只要眼中能看到日月星辰,耳朵能听见鸟语花香,那么便能守得住内心深处的清风明月。即便是“结庐在人境”,耳旁也“而无车马喧”了。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出寺的一刹那,我突然停下了脚步,轻轻抬起头,弘一法师李叔同题写的门匾“能仁寺”三个大字在夕阳下依然熠熠生辉。
                             (作者单位:嘉兴学院党委宣传部)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垚一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