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河水(外五首)

[日期:2019-01-03] 来源:领导科学报  作者:柳晓烟 [字体: ]
它对应的是,比它更空阔的生命。
在一场默契的汇聚里,
所有的花朵都开在激流上。
它拒绝铁锈和垂直的暴力,
众生留给它倒影。它在匍匐的
低处概括着世人的一生。
那些爱过它的人,早已不在人世;
那些恨过它的人,也曾
从肋下抽刀斩断它的流淌。
它浇灌的草木,依然披挂着
昨夜的星辰……我听见体内的河水,
有高处的喧响,更有低处的沉寂。

醒来

金属的光,落在海绵上,
它的声音被时间切断。
这是边界,是分水岭,
缎面在弱水里延绵起伏。
那些席卷而去的
都一一在灯盏里熄灭。
当我醒来,六点一十的时针
从虚无指向真实,从高处
的花瓣指向低处的泥土,
从我的来指向我的去。
从沉默到开口,我还有片刻
自由供自己消遣,
像一小片,——
我曾深陷过的阴影。

桃花源

那里有一个茂盛的春天,
桃花的香气,陡峭而性感。
他说:“忘了往返的路,在冬天,
树荫比街道温暖。”
黑暗的枝条,
浮在远处的河流上。其实我想说:
安宁是尘世里最好的良药。
不如,继续走过去吧。——
有晚霞在我的心间汹涌,
直到那些细碎的,
缠人的声响,沉入泥潭。 

药王溪

我们到达时,天色渐晚。
山脚下的药王溪,
从离神更近的高处奔突而下,
汇入红尘的汪洋中。
它没有加深我体内的暮色。
只带着挣脱上帝之手的顽劣,
在低处风生和水起,在低处
涤荡淤泥,杂草和乱石堆……
它弃绝名利。权势。厚禄。……
弃绝蝴蝶斑斓光鲜的外衣。
在这果实累结也遍生荆棘的大地,
它在碎小的水花里,找到自己的归途。
多年来那些我鼻孔里的灰,
吃进胃里的毒,扎进肉里的刺
以及吸入肺里的冷空气,
被决绝的水流声,一点一点地清空。

十月,走在沱江虹桥上

天空中飘着细雨
这是在我的异乡,也是在我的远方
想起了别人的雾都
想起他和她也是在桥上
等一道虹——
我站在虹桥上,像是在天上虹
俯瞰尘土飞扬的俗世
那些琐碎的,黏稠的,恼人的事物
远距离隔开了我
今夜我有轻如燕的肉身
今夜我有漂移,游离的梦境
有多少爱,像秋风
难以描述,暮色就要落下来
暮色如黑丝绸
覆盖在将要汹涌的江面上

风声带我穿过
一条泥泞的小径

独自走在一条泥泞的小径
风声显得如此辽阔——
我甚至听见风声里有:
斜漂的雨水声
有露珠,薄霜和雪
在旋转的落叶上一齐发声
如此辽阔的风声里,竟然还有
不知名的褐色鸟群
扯着嗓子的诉说,和
披着黄金的老虎的呼啸……
这仿佛是一种对应
我匆促的半生已淹没在
那些远逝的日常之声里了
记忆的草丛,窜出一条响尾蛇来
它那么真切地出现
我们对峙过后,又迅速游向灌木丛
我认得它,它曾蛰伏在我
白天和黑夜交错的瞬间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垚一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